Akila顾川

一则关于华夫饼的黑历史
咳咳,今天在这里我要来八一八渣川的黑历史啦。
这是13年的冬天……很多人家里如果有华夫饼的烤盘,喜欢早餐吃一份华夫饼,简单好做节省时间,而且松软好吃不那么甜。但是三年前的我没怎么见过世面,对华夫饼和华夫饼烤盘之间的联系是不清楚的(π_π),所以故事来了……
当时住在纽约的一家小酒店,早上起来在一楼有自助早餐。早餐样式不多,就只是牛奶咖啡煎蛋点心水果什么的。渣川发现旁边有一个像饮料机一样的东西,还附有小纸杯,就拿了一个纸杯接了一小杯来。里面是酸奶一样的东西,还有坚果啊谷物什么的,因为后面还有人在排队,我就速速的接了一杯就走,同时举起来喝了一口在嘴里……当时就发现,所有在排队的人都在盯着我看并且一脸诧异……那个味道就是,生面糊加生鸡蛋加各种生谷物的混合,一言难尽永生难忘。面对那些盯着我的美国朋友们,凭着不能怂的精神,我面不改色地喝了一杯下去。我想那些烤华夫饼的美国人一定会惊叹中国人真的是什么都吃……
后来那天早上吃到了朋友烤好的华夫饼,终于知道那些面糊和旁边的烤盘之间的联系…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羞耻于黑历史的原因,我后来就很少吃到华夫饼了。
华夫饼上最经典的就是配枫糖,正是枫糖让华夫饼游走与都市与森林之间。2到3分钟左右,要看好颜色变化。华夫饼烤好后表面淋枫糖,撒糖粉装饰,再加上打发的淡奶油和果酱,最后放上水果,完美!
图自堆糖,渣川表示以后吃到好吃的一定拍下来不用堆糖的图了……

cupcake !
就像一说到马卡龙,大家都会想到法式的浪漫情节,同样的,一提到cupcake,第一个想到的也会是美式的快乐气氛。无论是《欲望都市》还是《破产姐妹》,里面都有用cupcake 来点亮气氛的情节。小小的一只蛋糕,带来的幸福感却是无与伦比的。
很多人都说cupcake 甜的发腻,其实真正做的好吃的cupcake,它的甜也是恰到好处的。之前说到大龙虾是波士顿的名片,其实波士顿的cupcake也很有名。以前只要是去市区,都会拐到那家Georgetown 去专门买蛋糕来吃,他家装修很温馨,蛋糕卖相也很漂亮,每一次去都是要排队等很久的。橱窗里摆着当天推出的各种口味的蛋糕让人挑选,橱窗上映射的人们的脸个个都像小孩子一样。最爱的是mint chocolate 口味,节日里还会有限定款推出,像万圣节前推出的南瓜味就超好吃。
一个cupcake 加一杯咖啡,这是多少人追求的悠闲生活。一杯黄油,两杯砂糖,三杯面粉,四个鸡蛋,一杯牛奶,一茶匙泡打粉,这个配方是各种花样的cupcake 的基础母本,而简单自由的它在party上却有点亮气氛的神奇魔力。
我离开波士顿之前,数学课上老师给我办了一个小party 来送我,当时party的情节我已经记不大请了,除了各种拥抱,就记得超和善的女老师买来一大盒cupcake,和A4纸上蹩脚的中文“我们爱你”。
就凭这份别样的记忆,我刚刚在某宝下单买了一份cupcake ,不顾热量,就为嗨皮!
图片自堆糖,渣川在Georgetown拍的照片在另外一个手机里,没办法拿出来给大家看了。
六一过去了,希望我们都像孩子一样天天开心。

糯米藕
桂花糯米藕本来是一道地道的江南小菜,但是现在大江南北都能吃到。记得在美国的ABC 妹妹当时来中国,最喜欢吃的菜就是桂花糯米藕,每次去吃饭都会问店员有没有这个。对于喜欢甜食的人来说,甜滋滋黏糯香醇的糯米藕,不仅是满足了口腹之欲,更是一种对幸福的直接体会。
觉得小时候在杭州好像经常吃到糯米藕。首先卖相就能征服所有视觉动物,淡紫色,桂花黄,玫瑰木樨,撒桂花蜜和红糖。有的地方把它做成凉菜,有的地方的端上来则是热乎乎的。要点就是选藕要选两头藕节完整的,这样里面才不会有淤泥。江米要泡上一天,拿筷子将藕的孔道都塞满米,上笼屉蒸制就好。
记得《雅舍小品》里面写过梁实秋先生小时候对糯米藕的感情,一份糯米藕要四个铜板,要想一尝异味需要饿一个早上来攒钱。不过后来先生成家立业,想吃糯米藕不费吹灰之力,可是再也不复当年之馋。
总有一些记忆里的美食,都是小时候觉得最美味的,但其实现在也不难吃到,只是觉得再也不复当年的滋味。像是我小时候爱吃干炸小白条和炸响铃,只是七年没回过杭州,也就再没有吃到过楼外楼的炸响铃,也没有钱塘江的小白条了。像是我爸总回忆小时候带刺的黄瓜和西红柿,但即使现在的物流那么发达,吃到嘴里也再也没有小时候的那份滋味了。
最馋的就是在想吃一样东西的时候而又不可得的那段时间,所以我最馋的就是小时候的滋味吧。
图自堆糖,大家晚安。

最是一碗热干面
很多武汉人的早晨是由一碗热干面唤醒的……
其实一开始去武汉,吃到的第一碗热干面是在户部巷。户部巷是武汉有名的步行街,小吃特别多,外地人去武汉应该都会去那里逛逛。那次没有去蔡林记,因为排队的人特别多,就在户部巷的一个小店里点了一份热干面。因为以前没吃过,所以那一次体验给我的印象很深,芝麻酱特别稠,吃了两口就觉得腻,所以一开始对武汉热干面的印象不佳,觉得还是西安的臊子面更好吃些。然后第二天早上从酒店出来,看到路边有一家卖热干面的面店,因为母后坚持要尝尝,所以我也吃了一碗。吃了两口觉得……跟在户部巷吃的完全就是两种东西啊天呐噜真好吃……血淋淋的事实证明,景点附近的吃的真的不好吃。
那家店就在路边,武汉像这样的面店特别多,很多武汉人都选择用一碗热干面来唤醒美好的一天。热干面最特色的地方就是芝麻酱,不会太稠,配上酸豆角辣萝卜和葱花,拌起来就觉得特别香。武汉热干面用的是碱面,口感紧实弹韧,更适合挑起来干拌来吃。
就像西安不能没有凉皮,重庆不能没有辣火锅,柳州不能没有粉一样,武汉,也不能没有热干面。武汉人将吃早饭叫“过早”,一碗热干面暖胃又暖心,到了外地也是一份乡愁。现在热干面在哪里都能吃到,我们学校外卖就有,但是终究没有在武汉的好吃。
其实像这样的美食,正是每天都能吃到以至于习以为常,才那么与众不同。最后还是路边的小面店做的热干面最好吃。
图片自渣川,大家晚安咯。

肉酱面
请无视我刀叉摆反了……
说到意面,最常见最普通的就是意大利肉酱面啦,简单也不那么讲究,但是就很好吃,人人接受。肉酱面常用的就是最普通的长条意面spaghetti,但是我敲喜欢酱汁多的意面,所以更喜欢能吸收更多酱汁的通心粉。
意面紧实弹牙的口感来源于特殊的面粉,硬质小麦带来了与中国面条截然不同的风味。意面的形状有太多种,除了常见的spaghetti和通心粉,蝴蝶状,小碗状,甚至意大利饺子也是其中一种。以至于原研哉曾经办过建筑师通心粉展,来体现这种食材的奇妙。
加盐煮熟的意面,过水冷却后撒上橄榄油,就可以保护它弹韧的口感啦。渣川不喜欢肉酱太细像肉泥一样,有的菜谱说要同时用猪肉和牛肉,说是纯猪肉的话口感不佳。同样的,一份有尊严的意面不要忘了最后撒上香料和干酪粉。
说到意面,我想起来高三晚饭的时候,我爸也给我送过炒意面的便当,与传统意面不同,是用意面和肉丝青菜香菇鸡蛋什么的炒成的,更有中餐风味。
其实每天谈吃的也会面临一个问题,就是脑海里没有那么多可写的美食,像是《老饕漫笔》里,赵珩先生近五十年的饮馔摭忆,也只收入了几十篇文章在内。我不能称为老饕,也不能是个饭桶,最多算个吃货吧,只能写写我心里的各种吃的回忆来献给大家了。
图自渣川,大家晚安。

爱上吃菜
坐标:青岛大学路
吃蔬菜沙拉的习惯是跟母后学的,母后在吃西餐或是吃自助之前,总是雷打不动一份蔬菜沙拉。以前莫名其妙觉得这样逼格很高,到后来慢慢也喜欢一开始用一份蔬菜沙拉来垫垫肚子。若是说吃菜,那肯定比不上吃肉的幸福感来的那么强烈。可是如果吃了一周的食堂饭或是外卖,也还是很想吃一大份蔬菜来清清肠胃的。简单的嘛就是在宿舍外面打包一份拌苦菊带走,可若是到了周末,就觉得不管怎么也要犒劳一下自己啦。
蔬菜沙拉做法不要太简单,菜的种类多一些,喜欢吃什么菜就都加进去吧。很多人吃惯了加沙拉酱的蔬菜沙拉,其实沙拉酱里面的热量惊人,要是想减肥还是用醋汁来代替沙拉酱吧。我以前也用过那酸奶代替沙拉酱的,效果不错,但是还是没有醋汁那么提味。
做一份有尊严的蔬菜沙拉,不要忘了最后撒上香料橄榄和干酪粉。渣川最爱干酪粉,每次都会加很多。苦夏难熬,没有胃口的时候,看着一盘色彩丰富又口味清淡的蔬菜,也会多一份食欲。来一份蔬菜大嚼,其满足感也并不差于割腥啖膻。
我平时周末会在老校区去上课,下了课就会到旁边大学路上吃饭。现在的大学路已经是青岛有名的文艺景点,一路上除了红墙绿树,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咖啡店和杂货铺,闲的时候逛逛还蛮有意思的。
照片就是渣川今天去一家咖啡店吃简餐时拍的。他家四周种了很多薄荷,这个时候长的正旺。还有一棵大樱桃树,一个月多前开花的时候真是美极,可是结出来的樱桃却小的可怜。
图片自渣川,内容也被渣川吃掉了……

昨天因为做图到很晚,完工后看表快三点,脸都没洗就睡了,所以昨天没更新。渣川在这里跪在说一声对不起(>﹏<)
其实我不是那种无肉不欢的人,朋友约着去吃烧烤,尤其是韩式烧烤,我也很无感。倒不是什么素食主义,实在是正宗又好吃的地方不多。但是有一次吃肉吃的很嗨的回忆,是在济州岛吃韩式烧烤。
有过跟团去韩国游的经历的盆友们一定知道,最常吃的一定是什么味道都没有的韩国火锅。头两天觉得还可以,连吃三顿就实在受不了了。渣川是满脑子想着炸鸡啤酒和韩式烧烤的,所以那天晚上在济州就决计和朋友们出去找吃的。济州晚上人不多,差不多八九点出去街上就没什么人了,即使是餐馆也不怎么热闹,烧烤店里除了我们就两三桌人。
和国内很多地方的在铁板上的烧烤不一样,那天吃的是直接在炙子上烤肉,也没有吸油纸。不像很多地方的烤肉都切的飞薄,那里的肉比较带感,老板娘会帮你把肉剪成块来烤,至于你什么时候夹上来就是你自己的事了。
韩国的牛肉是真的好贵,所以主要还是吃猪肉和海鲜的多。刚刚点好菜,几小菜就会端来,别忘了要别具特色的烧酒。等待之时,炙子上的肉和酱料滋滋作响,香气四溢会很勾馋虫。烤肉的时候顺便撒些生蒜片在上面,去腥提味。像是里脊,不一定要烤得全熟,就能体会到脆香爽嫩的口感。配上生菜紫苏叶和小菜,便可大快朵颐。再喝上一口烧酒,入口甘醇,十分满足。肉不一定都是提前腌好的,一顿有滋有味的烧烤,蘸料很关键。烤肉之前老板娘把一小碗放在炙子上加温,每一家店的蘸料都是招牌一样的存在。刚刚烤好的还在滋滋冒油的肉加上蘸料,直接吃就已经十分满足了。
那天晚上大家都觉得吃的很满足,而且也不贵,我们一行五人,好像就花了二百多。所以跟团游,自己出去找吃是真理。
回来没怎么吃到过正宗韩式烧烤,但是青岛的本家做的很不错,他家除了烤肉别的菜也都蛮正宗,小菜里的土豆泥是我心头大爱。
图片就是渣川当时在济州拍的。
我觉得再不出去吃好吃的我就没什么写的了……

非喜即恶的牡蛎
牡蛎,也就是生蚝,算是一个我小时候特别讨厌但是现在特别喜欢吃的一大美食。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吃生牡蛎和扇贝,第一次接触生牡蛎的滋味至今难忘,就是那种湿漉漉滑溜溜,吃到嘴里不可名状但是满口的腥味和金属味。稍微嚼一下,汁水就在口中爆开,而且还能吃出沙子。当然那一次我根本没咽下去就吐出来了。并且觉得爱吃牡蛎的人都是怪胎。顺便说一句,生扇贝倒是没什么怪味,口感不错还有嚼劲。
不知道是长大了口味有所改变还是出于猎奇心理,慢慢地越来越能接受以至于现在格外喜爱吃牡蛎。我在青岛没吃过生的,一般都是烤的或是白煮的牡蛎,就像下面的照片一样。其实最好是在市场上碰上既新鲜又肥美干净的,可以挤上鲜柠檬汁直接生吃,体会最本真的味道。当然也要防着寄生虫。
小时候有篇课文令我印象十分深刻,是莫泊桑的《我的叔叔于勒》。里面描写的贵妇人拿着小手帕托着牡蛎,小口吮吸并吞下去的样子十分诱人。其实生吃牡蛎用的是类似于接吻的动作,掀开外壳后对着嘴唇,但别急着碰触,否则很可能把壳里的沙砾灌入口中,而是要用嘴唇温柔地吮入牡蛎肉,咀嚼几下即可吞咽。
一听到牡蛎,很容易让我想起一个词,“肥美”。但是牡蛎不是一年四季都有肥美的,我那张照片是十月初照的,应该是九十月份的牡蛎都更好些。
下面给盆友们几个吃牡蛎时用的逼格比较高的词。
汤汁(Liquor):在牡蛎壳中覆盖肉质的鲜美汤汁
牡蛎奶油(Cream):形容如奶油一般甜美爽滑的牡蛎
绿牡蛎(Copper):因金属含量较高而呈现出绿色的牡蛎
灰绿酱汁(Mignonette):可以掩盖牡蛎腥味的酱汁,微酸,多葱
上面的图片自网络,下面的图片自渣川。
大家晚安。

蟹了个腿
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里面,文佳佳到哪儿都找阿拉斯加大螃蟹,最后在海鲜市场买到了。不过人家奔的是西海岸,我之前去的是波士顿,但是也是馋的到处去市场找大螃蟹。
之前说波士顿有名的是龙虾,但要是找好海蟹,得再往北走,缅因州的更好。国人吃大闸蟹的机会更多,七尖八团,“右手持酒杯,左手持蟹螯,拍浮酒船中,便足了一生矣!”海蟹与河蟹相比,虽然味道较差,但是个子粗大,肉多。喜欢吃“呆肉”的人更心水海蟹,省去了剥壳拆肉的功夫。
海蟹腿,尤其是长的那种,劈开几段,用火炙烤至熟透变红,最后撒些芝士粉上去,最保其本味,肉质肥美回甘。看过《深夜食堂》的盆友不会忘记最后一集圣诞节中,大家在小店里围坐着吃烤雪蟹的场景吧。
梁实秋先生也说过海蟹,在华盛顿的安哲利斯港的码头附近,买了两只巨蟹,硕大无朋,从冰柜里取出,却十分新鲜,一家人分食,味甚鲜美,和河蟹相比各有千秋。
我在网上找了找图片,发现都没有我在波士顿见到的那么大。我这张照片是在market 照的,没去海鲜市场,但是觉得里面一只腿都有一米长。网上说螃蟹繁殖太快泛滥成灾破坏环境,我心想这事放在国内就绝对不可能。说美国人不擅庖厨那是真的。
今天少码点字,因为活还没干完呢。更主要的是,其实照片里的螃蟹我也没吃着。其实当时想买来着,但是想想我一个人举那么长一条蟹腿回去的画风太过清奇,只好作罢,所以馋到今天。你们谁以后尝到了别来馋我就好。
图自渣川,大家晚安。

散寿司
说到寿司,你们所想到的是上面放了一块鱼的握寿司,还是海苔卷寿司呢。
今天突然想起来又快要到高考的时候了。记得高三的时候要上晚自习,因为我们学校是走读的,所以晚饭得在学校吃,或者是家长来送便当。我爸就经常来送散寿司给我。
因为散寿司是凉的,里面含醋,所以不容易变质。上面摆上鲑鱼子,鲑鱼,黄瓜,酱菜橄榄什么的,颜色特别漂亮。吃的时候加些酱油拌一下,既方便又美味。
所以那个时候在教室吃饭,看着别人的外卖或是学校食堂打包的晚饭,心里就有一种别样的满足感。以至于到现在还有同学想起我时,会提到晚自习前我的便当盒。
高三的时候,在我爸和母后眼里,对我最大的支持就是每天变着花样地给我做饭,即使压力太大的我常常胃口不好不怎么吃东西。
但是不管过了多久,不管身在何处,便当带给我的温馨回忆会一直伴我左右。
图片是有一次渣川发烧没什么胃口,我爸做给渣川的散寿司。
最后,祝即将高考的盆友们,一切顺利,马到成功。